第三十七章(1 / 2)

谷悍民风豁朗,三位世子半坐于木椅上,均是挺胸昂头,两手置于双膝之上。三人寡言,司洛算是其中比较活泼的一个,和梁以安有所寒暄,他边上两个兄长则是一语不发,不过需要时颔首、作揖行礼。

半晌,帐中长柳探出身来,她第一次见兵营里的大小将领都在帐前聚集静候,一时有些懵,定了定神,才通传,“诸位久候,我家夫人有请大世子入帐。”

坐在里帐帘最近的司琪起身,行礼,便跟着进去了。

不多一会儿,他又出来,朝二弟司贤瞥了瞥头,惜字如金,“到你了。”

司贤便点头,起身,跟着送客出来的长柳钻入帐内。

“大哥,怎么了?怎么了?”司洛悄声朝司琪打探,对方却闭目养神,静坐无声。

又是片刻,司贤回来,同他兄长一样表情,向司洛招呼,“到你了。”

三世子蹭地一下从椅子上站起,两手手心朝裤腿擦了擦,咽了口口水,“哦”了一声,朝帐帘走。

“三弟。”司琪睁开眼,料到他这般模样,看不过去提醒,“行姿同手了。”

“啊洛挠挠后颈,借势整顿衣领,调整了气息,有模有样踏着正步往里走。

二世子司贤看了偷笑一声。

大世子司琪摇了摇头,没眼看。

这小子昨夜就兴奋了半宿,这准备了半天,昂首阔步,却还是同手同脚往里走去。

他呆的时间是所有人里最久的。

梁以安刚想着似有不妥,就见他又一副军人模样地出来了。

他眼眶微红,转头见到边上的两位大哥,不由吸了吸鼻子,小麦色的脸上露出一个璨笑。

“二哥。”他憨憨坐下,朝边上司贤眨了眨眼,开心的模样溢于言表。

“咳。”

大哥司琪闭眼清了清嗓,司洛赶紧收拾了情绪,乖乖坐好。

“邝夫人可好?”梁以安见三人轮流回来,而司秦却迟迟未出,便向司洛询问,想着掌握只言片语帐中状况。

“邝夫人尚好。”

帐内传出声响,众人齐齐立起,见长柳撩起帐帘,司秦身后随着邝毓,两人共同出了营帐。

回梁以安话的,自然是司秦。

“曌王仁厚,”他浅笑,“本王看邝夫人帐子比主帅营还要大些,既是邝副帅心疼爱妻,也是梁主帅宽以待人,能容妇人在这营中并且如此优待。”说完,他一甩袖,“走吧,要诸位久候。该是时候,聊聊正事了。”

这位老人家说得客气,他三个儿子恭敬跟在身后,不约而同在心里吐糟,自家老头子,怕是办完了正事,才顺便干点别的吧。